易发游戏_易发游戏app 《首页》

汇聚全球精彩分享
领您探索未知国度

一边放背景音乐一边讲故事或者说心里话或者读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我依然孤独人生好比坐公车,上了这人,下了那人。但邻座永远温热,我们想要沟通的心依然饥渴。无人穿越的长河,流深我内心的沟壑。即使我们挨得再近,也是隔了一条天堑。晚复习后,我与同学一同乘公交车回家,我们都是不喜寂寞的人,挨在一起热络地攀谈,那一刻,阴寒的夜也开始抹上了温暖,像是梵高的画作。我害怕一个人乘车穿行在夜色之中,穿行在热闹繁华的街道,因为那样显得太孤单。形单影只总是冷清的。孤独的人总是可耻的。气氛因了同学的到站而直线下降。我一个人在瞻观车窗外的世界,寒风吹醒我内心的敏感。噢!只我一个人了。这时,公车停下了,上来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学生,坐到我的旁边,却是背对着我,一个人发呆,我无由地感到一阵莫明的悲衷。外面风很大,他转过身来,似有话要对我说,我有些欣喜,却无辜地受了他的一个白眼。他说,他死了,开什么窗,有病。我的心略了一下,擦破了皮,我识趣地关了窗,环顾车厢,每个人都面无表情,自顾自地在那儿对峙时间。我总是耐不住孤独的,想要与他交谈。我温和地问他,他要去哪儿?我等待他的答复,紧盯着他看,他却一言不发,他正在用MP 听音乐。但当他看到我紧盯着他看时,他下意识地抱紧了书包(里面应该有什么贵重物品)。他也盯着我看,他的眼里写着不安,犹疑与防范。敏感的我像是受了莫大委屈,眼泪藏在眼眶中,打转打转,好像一碰就会碎开一个伤口,淌出汩汩的血,止不住。后来,他下车了。那座位的余温还未散尽,便又上来一人。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却有着与他的神情——冷漠。我乖乖地换上了同样的一副表情。那短短的一程却那么漫长。我想到了那个荷兰画家梵高死前的一段话:“活在热切的希望中,也是孤独的。希望走近了,却没有人走近我。我与一切无关。我只是我,我依然孤独。”

  展开全部如果我就是莫言,那么——对,已经说对了。疯了,也就是神经错乱,疯了或是神经错乱的鲜明标志就是胡言乱语,逻辑混乱,哭笑无常,对不对?就是失去记忆或部分失去记忆,平凡的肉体能发挥出超出凡人的运动能力,象我们比较最老的喜欢在树上打秋千、吃野果的祖先一样。所以,疯了或是神经错乱是一桩有得有失的事情:失去的是部分思维运动的能力,得到的是肉体运动的能力。好,现在,我们得出结论。首先,我是不是莫言与正题无关,不予讨论。

  我,逻辑清晰,语言顺理成章,当然,我知道‘逻辑清晰’与‘语言顺理成章’内涵交叉,这就叫‘换言之’!你少来挑我的毛病,当然当然,‘言者无罪,闻

  者足戒;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’。你别来圣人门前背《三字经》,俺上学那会一年到头背诵《毛主席语录》,背得滚瓜烂熟!我告诉你,俺背诵《毛主席语录》用的

  根本不是脑袋瓜子的记忆力,用的是腮帮子和嘴唇的记忆力!我哭笑有常,该哭就哭,该笑就笑,不是有常难道还是无常吗?我要真是无常谁敢说我疯?我要真是无

  常那么我疯了也就是无常疯了,要是无常疯了不就乱了套了吗?该死的不死不该死反被我用绳索拖走了,你难道不害怕?如此说来,我倒很可能是疯了。

  九老妈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希望我疯了,如果我不疯,你早就被我拿走了,正因为我疯着,你才得以混水摸鱼!

  公元一千九百六十一年,你生了一个手脚带蹼的女婴,你亲手把她按到尿罐里溺死了!你第二天对人说,女婴是发破伤风死的!你骗了别人骗得了我吗?

  你十岁的时候就坏得头顶生疮脚心流脓,你跑到莫言家的西瓜地里,沙滩上那片西瓜地你用刀子把一个半大的西瓜切开一个豁口、然后拉进去一个屎撅子。你给

  西瓜缝合伤口,用酒精消了毒,洒上磺胺结晶,扎上绷带,西瓜长好了,长大了。到了中秋节,莫言家庆祝中秋,吃瓜赏月。莫言捧着一个瓜咬了一口,满嘴不是

本网站欢迎您的到来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