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发游戏_易发游戏app 《首页》

汇聚全球精彩分享
领您探索未知国度

求深情一点的散文最好没有故事纯抒情当然一定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春天有桃花朵朵开,夏天有莲花出淤泥,秋天有桂花香飘逸,冬天有梅花凌风怒放。一季又一季的花香却不能陪伴我们整个四季,在流金岁月中,唯独书香可以伴你一生行走。好书是灯,帮你驱散寂寞,照亮期盼;好书是茶,帮你过滤浮躁,存储宁静;好书是水,帮你滋润一时,保鲜一世;好书是糖,帮你冲淡苦涩,挂满甜蜜。

  这里坐落于孔目湖畔,依山附水呈现寂静安然;这里倾听京九列车嘟嘟响,让远行的游子梦回故乡;这里珍藏着人类的精神食粮,处处散发着醉人的书香,这里就是书的海洋——华东交大图书馆。

  夜晚,泡一杯清茶,带上夹书板就可以藏在书库里自由放飞心灵。那时月色入户,清辉满堂,书页轻翻,心旌微摇。叹梁祝化身成蝶,喜崔张终成眷属,羡东坡把酒临风,暮清照泛舟浩淼。似有高山流水鸣于耳畔,瘦菊幽兰馨于鼻间。芳草连天,长亭古道。红有樱桃,绿有芭蕉。三更之梦书可当枕,书香盈鼻,此乐何极。手捧书卷,心有余香,给心灵一瓣书香。

  有时,在细雨绵绵的时候,吟起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;在大雪纷飞的时候,念出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;在万里无云的时候,想到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这样偶然的念想,仿佛是自然与心灵的对话,是灵气与灵感的沟通。

  漫长假期,都是自己疯狂游玩的时候,虽然也走走停停地看看书,但终究是找不回在图书馆的那股书香。上课时钻进图书馆的自己,又明白了阅读是一种幸福。庄子的超脱,陶潜的隐逸,岳飞的壮怀,路遥的奋力,都会给我一颗澄澈之心,平静之心,充沛之心,向上之心。阅读,使我如风,掠过千山万水,黄河黄山,长江长城;使我如燕,翔过绿色的家园,领略西山版纳与大兴安岭,倾听喜马拉雅山与雅鲁藏布江。

  书的海洋任我遨游,书的天空任我飞翔,书的高山任我攀爬。每一个字,都是珍藏的,每一段句子,都是富有思想的、每一篇文章都是过去与未来。带着岁月的古朴,萌发着自古的幽香,穿梭在书香之路、让书香洋溢着我的春夏秋冬、洋溢着我的酸甜苦辣、洋溢着我的赤橙黄绿青蓝紫。我最喜欢的书是《徐志摩的散文》,那绚丽的文字,总是带着几许多情,像一滴从旧城古都牡丹花蕾吸附花香的露珠,滴滴落在我的梦里,化作我眼眶里的泪花,纤弱素笔流露出的感情,一字一句都流淌在心间。不是有句话说“一书一世界,一语一天堂”;而那些优美的文字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流金岁月,百态人生,还有坚定的信念与昂扬的斗志。

  总有一些伟人如不落的恒星,在天边最美的角落里闪耀着永久的光芒,璀璨神秘。

  我喜欢花木兰,年轻貌美的她把秀发锁进记忆的抽屉,把娇气留给过去的履历,用青春年华鲜艳了火红的军旗,用如花的岁月增添了军营的靓丽。

  我喜欢李清照,年少时的易安有着桂花般清新脱俗、高贵典雅,使得“梅妒菊羞”;而婚后的她,感慨绿肥红瘦,感叹菊花飘零,容颜憔悴、平添几缕白丝。

  我喜欢泰戈尔,他是三春和暖的春风,惊醒树枝上的新芽,增添处女颊上的红晕;他是喜马拉雅积雪的山峰,那样的崇高,那样的纯洁,那样的壮丽。

  读书,确为人生一大乐事。它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,滋润干涸的心灵;它又是陶冶性情的熔炉,造就高雅的品味。充满书香的人生旅途上,浮躁的心在书本中渐趋平静,贫乏的脑海因书籍而饱满,寂寞和孤独在书海中荡然无存,平凡的生活只因书香而美丽。

  一杯清茶,一缕阳光,一卷美文,一生珍藏。让我们于闹市中拾取一份宁静,于纷繁中理出一片安祥,轻启书卷,品茗书香,亦品尝人生百味。

  展开全部近日看胡兰成的《今生今世》,看得极其的缓慢,每日只读一二节,倒不是因为朴实平淡乏味,相反有种惊艳的感觉。就像他说,桃花难画,因要画得它静。而那些文字,何尝不是画中的桃花,一朵朵的,有红的白的粉的,看似静,实则那静里,是有几分艳丽的。

  知道胡兰成,是缘于张爱玲。喜欢她,所以才会去了解他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“爱屋及乌。”尽管许多人对他没有好感,认为他“下作”,但我还是因为爱玲的原因以及“今生今世”这四个字把它从网上购了回来。

  在《今生今世》中,胡兰成对许多的人或事都描写得非常详细,并且用了许多方言,也许就是那些方言,让我与他有了亲切之感。一直喜欢读带着方言的书,方言,不仅反映了当地的风土人情,也令书中的语言更加生动有趣。尤其用方言述说故乡的一草一木,一山一水。

  对于山水,我有着割舍不断的眷念,我想,是厌倦了繁华,又或是不愿受物欲捆缚。山,有着旷世清幽;水,有着深远寂静。一直以来,希望去许许多多的小镇,但那里首先是如江南般街巷幽深,如丽江般古朴如画,道旁河畔,垂柳拂水。可随着时光的远去,我早已被纷乱的尘世,给予太多无形的压力,那些个柔肠百结的愿望渐行渐远。

  有时,总觉得自己像一株无根的浮萍,在滚滚红尘中匆匆奔波,为了生存,为了世俗,才弄得这般身不由已。戴着面具,把自己隐遁起来,过着另外一种放逐的生活,最后,那一点点想要留住的念想与牵挂,都付诸于似水流年。

  记得初中的时候读过常健的一句诗: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”只觉这才是我所向往的生活。在闹市之外,择一偶山青水秀的地方,建一所房屋,材料全是木头,闲时垂钓,种菜,养花,拥有与清风明月共醉的生活。当然若你要寻来,必然要穿过一条幽长的曲径。

  纵然老家没有这般的景象———参禅的僧者,晨钟暮鼓,曲径通幽,然而有溪山回环,家家良田几亩,即使田畈不大,却也迤逦开来,别有一番韵致。

  清晨,亦可见阳光从林间悠然洒下,灵动的鸟儿在树梢清唱;暮色四起时,亦可见绿荫掩映的院落,袅袅的炊烟,缓缓上升,飘过田野,掠过溪水,越过山林,直到消失在天际深处。

  其中的一花,一木,一物,一人,一风,一水,同样有着“曲径通幽深,禅房花木深。”的禅意与美景。想来,心中无念,皆可体会禅的境界;心中有景,处处皆美景。

  “人有灵性,草木亦有;人有血肉,草木则无。”现实生活中,太多的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。而我们在疲惫的时候,需要的何尝不是这样的一份禅意与美景,任错落有致的瓦舍,篱笆上盛开的野花,起伏连绵的青山,清澈如玉的溪水,来沉淀自己的心灵。

  风追不上云的脚步,蒲公英乘风去流浪,冬踩上了秋的肩膀,我合上双手默默祈祷:只愿天涯路远,我们都各自安好。

  出门在外,几经心酸,天涯路远,各自安好。一米阳光穿过寒冷的屏障,投射出五彩的斑斓,终有一天,我们也会像这米阳光一样冲破红尘的纷扰,勾勒自己的斑斓。在这之前,我爱人们,记得替我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伤心,不要难过,有朝一日再相聚,笑着道一句:真好,我们都好好的。

  每当秋天到来时,我就急不可奈地盼望冬天,因为冬天到了,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问候那些我所爱的人,记得多穿衣服、多喝热水、多吃饭,不许生病……当然也会收到朋友的问猴,有的几页纸,有的只言片语,每当这时,总会鼻尖泛酸,你会在心里默默地说:瞧!这就是被惦记的感觉,真好。

  红尘纷扰,几经不易,少年几许,已望不清其面庞,只余一袭模糊似弯的嘴角,笑魇如花,清纯无暇。转身,笑弧依然,却多了几分戏嘘、几分讽刺、几分薄凉。而那些生命的过客会告诉你,你变了,然后转身归去。那些生命里的真正的永恒会心疼地抱着你,对你说哭出来就好了。

  山河无言,这是山河的默契,因为有些话,无需多说,自会懂得。栖息文字,这是我的归宿,找一片净土,自成一界。文字被关注的人多了,心却越来越空了,会追求某种赞美,一步一步改变初衷。有人说,你的文字美则美矣,没有生命,曾经纠结了许久,甚至提笔失了兴趣,开始怀疑自己。那么现在我可以骄傲告诉自己,那是因为我经历太少,与其追求那些自己目前达不到的,何不快快乐乐,求个心安里得。

  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相互打电话,接通后相顾无言,一些人,总是等几秒就失了耐心,一些人,总是等着对方去挂,看着流失的话费,大骂一声,你丫真傻,眼里却笑出了泪。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一颗树苗,会渴望阳光、渴望雨露,所以对那些你在意的不要吝啬你的关怀、你的温暖。

  谈到冬天,大多数人总会想到一个词寒冷,没错,正是因为寒,所以才格外容易感到温暖。有时是一缕阳光,有时是一床暖被,有时是一杯热粥,有时是一句问候,有时是那么一个人,看着就能暖到心坎。时光还很长,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很久、很久……在这之前千万不要走散了,因为我记性不好,我怕走散了就在也找不到了。

  喜欢飘雪的日子,因为有个朋友从小到大没有见过雪,总是会问我江南的雪美不美,一样东西见得多了,总会思空见惯,那时我的回答是就那样,没太大感觉,我感觉到了她的失望。而现在我每年到飘雪的日子总会拍一两张照片传给她,明明很平淡的景物,她总是笑开弯弯的嘴角,我告诉她,有空带她来看我家乡的雪,那一刻我看见她眉眼亮的像个精灵。在这之前,我会替她好好欣赏这飘舞色雪花,这漫天起舞的精灵。

  分别时,我们总是说好,经常来往,现实里,不是距离太远,就是环境不允许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远方有那么一些人,必然互相牵挂。距离阻挡不了的浓浓思念,时间切断不了那些风雨共济的流年。总是懒得去烦去计较一些事情,别人总是说太傻、太单纯,回头想想也是,现在生活简单、想法简单,长的也比较简单,但我却如此地庆幸着:因为简单,所以快乐。

  阳光渐渐升起,驱走这冬日的微寒,我依然拢了拢紧衣衫,因为我们说好的:我会好好的,不会让自己生病。天气再寒,总有彼此牵挂,天涯路远、只愿各自安好。

  多年来搜罗的一些文集,林林总总,近日又都翻了出来。有小家之作,亦有流芳之著,无论诙谐或是洒脱抑或惹人警醒也或凄凉惆怅,都只是自己喜欢罢了。空闲的日子里,总觉得时间多的让人发闷,却也抵不过时光匆匆似流水,一不经意,就在指缝间流过了。

  那本张爱玲的文集,书页已是泛黄,扉页上的头像不知是不是她本人,眼神看上去很是明媚。看到了,就拿了出来,搁在床头,偶尔的翻上几页。文字总是凄绝,旧上海的冷艳拱托着一种决然的执着,渲染着满怀的寂寞。想当年,胡兰成必也深爱张爱玲吧,必是千般怜、万般惜,爱也深、意也浓,必也想过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”,必也满心的期待欢喜,若不,怎会写下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的佳句。张爱玲,曾是怎样的高傲,怎样的冰清,却终是抵不住一种相知、一场懂得,如何唐突的话在她的眼里已不再冒昧,她甘愿做那一朵低到尘埃里的花,只是短短几年胡兰成对她的爱便已燃烧殆尽,那朵花,萎谢了。那时,萎谢的何止是一颗痴心,更是那惊世骇俗的写作才华也随之而逝了。只所谓:情已逝,爱已绝,思也竭。世事流转,时光荏苒,短短几年,劳燕各分飞,那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执手相看,只落得等闲变却故人心的凄凉!

  前几天在朋友处看到过这样的一句签名:“岁月静好,你还不来,我怎敢老去”!文字是如此具有灵性,看到这样的话语,千万别去想它的矫揉造作,文字里蕴含的真是最不能亵渎的情怀。无论是宏篇长论,亦或是寥寥几字心语,内里深藏多少欢喜,多少轻叹,多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惆怅,或许只有有心人才可以懂得一二吧。

  看到那句签名,在我眼前浮现的是一个明媚安静的女子。那应该是一个细雨霏霏、落英缤纷的傍晚,她斜倚窗台,一袭长裙,长发素颜,静静地遥看烟雨迷蒙的远山,眼波流转,顾盼生烟。或许岁月已经爬上她的眼角,或许风起雨歇尽处也有一双痴情的眼眸在痴痴回望。这样静谧的空间,这样柔肠百转的时刻,那幽幽轻叹即便再轻微却也无处掩藏,一声叹,叹尽多少痴、多少怨?谁寄心事付流年?“风吹杨柳渐拂地,雨落桃红散天涯”,唯有轻敲文字,留下万千感慨言:岁月静好,你还不来,我怎敢老去!

  轻敲岁月的门,已是又一岁光阴。在时光的尾端我们到底留住了些什么?得到了些什么?又或失去了些什么?几经岁月流转,几经梦里梦外寻寻觅觅,在尘世里纠结的久了,对未来的憧憬却淡了,似乎已是麻木的情怀,也许,在这个纷杂的世界里,无悲亦无喜也是一种获得。只是,路,一直都在脚下延伸着,无论坦途,亦或坎坷,总要走过,才也不枉此生吧!只愿静好的岁月可以把那些美好一直捎带于时光的每一个渡口,来来回回间只消一个回眸,便不会遗忘!

  或许,总有一段岁月,是值得在寂寞里等待的;总有一地风景,是值得在旅途中驻足迷醉的。静谧中,细数岁月的流转,看繁花落尽、风吹叶儿黄,望雪舞尽处、梅开梅谢几度催折枝,期待春风又绿杨柳稍、雁儿声声归,在晚霞漫天时守一场岁月静好!

  流星划过天际,除了那一瞬的艳烈,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然后就这样坠落于那不为人知的荒芜之中,宣布消陨。那一刻它是美丽的,可它再美丽绚烂,也不过是所有人都无法把握的过眼烟云,何用?它用尽自己所有去换得这无人欣赏的那一秒炫丽,值否?我不能否定流星那用一生只美丽一次得勇气,就像我不能否定月落星沉是永恒不变的定律一样。或许一切事物都会有自己的命运,都该有自己特有的方式和方向,所以自己总不能够去理解别人的生存方式,而我想要的,就只是平淡而真实的活着。

  一辈子是段太长太远的时光,再这样一段苍凉岁月中,我们总要面对许多陆离之景,然后被利益的污浊之气腐蚀心灵,就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单纯了。生命是无法用物质来衡量的,在这个世界里,诚如劳力士是物质的奢侈品,真情是精神的奢侈品,可生命脆弱无比,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奢侈品,我们可以去幻想,但我们却不能奢求太多。那些被我们视为最宝贵的最崇尚的东西,终要散作云烟。我们所要经过的路途,看着那繁花满地,我们是否会突然觉悟:那些被岁月覆盖的花开,一切都将白驹过隙成为空白。

  郭敬明曾说过,一切奢求的奢侈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就像黑夜中的口琴声,可以感知,但无法抓住。其实我认为这句话很适合一个人,一个对于我们来说很遥远的人——成吉思汗。都说他是英雄,不得不承认,他是一个英雄,但他只是一个戎马英雄,他只识弯弓射大雕。他不过是一具被欲望支配的行尸走肉,我不知道在他的梦中是否听得见那一声声连绵不绝的惨叫,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忘记身体里流淌着的血也是鲜红色。他是自以为英勇的将华夏疆域拓展到了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广阔,但他何尝过了一天正常人的生活,他只是一台机器,一台杀人如麻的机器。他是悲哀的。因为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得到,到最后也不过是将自己的生命葬送在他曾引以为傲的马背上。岁月悠悠,时光荏苒,也不过是那白纸上留下的几个黑字,一生追求的名与利,我们能得到什么,一切功成都是得于后人说,谓于说书人,倒不如就这样平平淡淡且充实的过完此生。

  我们走过四季,走过了太多的盛世浮华,走过了太多的悲观离合,我们不择手段想要得到的那些奢侈物,到最后也会和我们背道而驰,当岁月的洪流袭卷过后,也不过是白纸上残留的一点墨香,何用?対弈的人已走,谁还在意推敲红尘之外的一盘残棋。那些我们努力追求的浮华,不过是为自己编织的一张束缚的网,那些我们想要创写的史诗,不过是纸页上留下的一抹黑色。纸间划过,只残存墨香。

本网站欢迎您的到来,谢谢支持!